欧阳剑雄、陈洪萍出席“胡诚、胡海教授水墨、陶瓷艺术作品展”开幕仪式

日期:2014-03-11 10:22 浏览次数: 字号:[]

38日上午,民进会员、江西开明书画院副院长胡诚及其子胡海共同发起的“胡诚、胡海教授水墨、陶瓷艺术作品展”开幕仪式在江西师范大学美术馆隆重举行。民进江西省委会专职副主委欧阳剑雄,副巡视员、秘书长陈洪萍受邀出席开幕式并参观浏览其作品。江西开明书画院院长孙宪,副院长平德威、王士成,民进省委社会服务部副部长龚志刚以及部分省直民进会员亦应邀观摩欣赏了此次作品展。(姚)

附南昌大学韩顺任教授为此次画展所写序:

——胡诚、胡海山水作品展序

 

我相信在人类艺术灵魂的终极家园里,水是其生意所在。我还认为,老庄之论道“愰兮惚兮,窃兮冥兮”、“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都是说“水”——水是道的形式体现。

胡诚画水,画水之“固”、“液”、“气”三态,很有成就,其子胡海亦颇有天赋。

自然的水,无论什么形态,其本质是运动变化。视知觉试图捕捉、提炼、叠加、升腾它的瞬间,都已是过去自然的一刹,即使它妙为博大无际的心象储存,仍旧是自然造化的灵光坯子,它那“一刹神奇”否决一切人世的加工之美。故而,这愁煞了古往今来无以计数的丹青之人。传统水墨技法经二千余年积淀,使山水写生成为了一种可有可无的山体外貌的辨识“标签”,使欣赏成为了一种“煎熬”。摄影机能人造出亚自然,但那种自然性与人之心灵的碰触水平达不到那个心象“妙”的天然。

困难在那自然之灵的精髓在于绝对自然,由无数绝不在现的神奇瞬间连接而成。所以胡诚的山水探索令人眼前一亮,它击活了我们的内在心象。

胡氏山水的手法范畴确切来说,是一种中国写意基调上的印象主义再现与幻觉主义再现的结合。中西合璧,故而有别于前人。

说其“幻觉”,在其风雪中林木冰条雪柱的膨积感;雪地沟溪石砾、冰面及冰下水流的虚实光感;沼泽、草原溪流分割交接的真切感;南国水乡的徽居女墙、屋脊与原生态河港水面的晕积感、轻柔感、透叠感、镜面感、荡漾感;荒原、雄峰的崇高感等诸多的形式造就,都是撬动人们幻觉再现天幕的最有力杠杆。对冰雪山水与水乡山水的地表景象与上空的晶莹辉光、伟岸气魄或朦胧胜境的锤炼,胡诚都做到了由技法的专门化将那份“绝对真实”逐一落实下来。

说其“印象”,在其精髓为户外光影瞬间刻画的印象还原,光的漫漶、飘移、闪烁、朦胧的情状,是胡诚追逐表达的魔杖。传统画家们少有对自然界中动态的“光景”做出幻妙的效果。水乡的雅秀朦胧、冰雪的雄浑朦胧都适合于泼墨渲染,其中与造化之神境对应的极精致的羽化与幻影的冲破效果是画眼所在。在构图上,胡诚还有意将散点透视(同边同面)任意扩展为“镜面透视”或“反向透视”,也令人颇为意外。比如其水乡景色的上下、左右、近远景物的同大、同显、同隐、同叠,有悖透视常规的率意,却暗合东方“万物唯韵不唯形”的形神之论。“瞬间光影”的设造让胡诚将中国画的写意效果玩成了一种“奢侈”。

就相似者相容原理来说,以“水”来反映水,是世界上最直接与最质朴的手段。画笔将水以无数比例层次调配,在冲染秩序、火候、积破时机、挥运速度层次与分寸的极精密把握下,使之形成具有千变万化的墨(彩)色或光影梯度的形式关系,以吻对主体内心深处极细腻的情感意蕴。也即在现象界的物质与精神的存在间,水墨通过在宣纸上(水彩上类似)的变化,以视知觉意向的相似相近,将形而下为器与形而上入道合而为一。我以为,胡氏很有心得。

胡诚还以勤奋多产著称,纸上水墨再进一步,是其近来在瓷上进行的大量创作。其子胡海亦受父亲影响提携,以类似的风格迅速在艺术界站稳脚跟,为人们所关注。这里亦展有其颇有深度的瓷上作品。

展览定将再一次多方位地反映出胡诚父子的水之道——水生万物及“进技入道”的深切体验,使我们也徜徉在他们以水为第一质料,灵性表现“水之刹那”的精魄之中。

“貌其本荣,如所存而显之”。

祝好。

                                       2014年元宵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