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人生的风景

——赣州民进论坛·致敬第35个教师节

日期:2019-11-13 16:47 浏览次数: 字号:[]

我成长在一个教师之家,我的姥姥和妈妈都是老师,我也是个“留守儿童”,因为一岁时,我便离开了妈妈,由姥姥带着我长大。姥姥和外公对我的成长影响极大。在这样一个家庭成长,仿佛理所当然的理想就应该是当老师。可并不是,小时候我的理想是当律师或者记者,觉得那是充满正义和勇气的工作。妈妈希望我报考师范学校,在她看来,女孩子当个老师挺好,安稳又受人尊敬。

妈妈的意见非常坚决,当时和班主任“联手”,中考前,让我填下了师范学校的志愿。最后,我“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赣州师范就读,成了一名中师生,开始接受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教育,同时开始的,是和妈妈的“战斗”。我哭过,我喊着说要回来读高中,不读师范,不当老师;我闹过,不跟妈妈说话……每每我攻击的时候,妈妈一开始总是苦口婆心地开导我,告诉我当老师的好,再后来就通过写纸条、写信的方式劝解我,我都油盐不进,到后来,外公来平息我们的“战争”。他对我说:年轻人,做什么都要像模像样,把喜欢的事情做好那不叫本事,能把不喜欢的事都做好,才是真本事。我扭头说:我为什么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外公说:你信我就试试看,当你能把不喜欢的事都做好了,其他任何事情对你来说,那都不叫事儿了!不知道为什么外公的激将反而让我的攻击缓了下来。我问外公:如果我可以不当老师么?外公说:当然可以,其他的事都不是事儿!但前提是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件事。

于是,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照外公说的去完成了我的学业,但在这个过程中,却让我明白了:生活中有许多不如意,在我们抵抗不了的时候,不如咬紧牙关,向前进,也许走着走着,你能看到另一种风景。

师范毕业后,我分配到一所乡村小学任教,当时只有17岁的我因为心中总有很多梦想,总是不能安安分分地教书。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但因为教学压力又不得不要和孩子们折腾一些可以考高分的工作。2003年春末夏初,我谁也没告知,便拎上行李,踏上了北上的火车。那时我还没有手机,所以即使知道家里和学校在满世界着急找我,我却在我的世界里自由快乐着,耳机里放着我喜欢的音乐,车窗外是送行的人们,没有人来为我送行,但我却感觉大千世界在等着为我接风洗尘,正当我忘我陶醉的时候,身边传来了一声熟悉却刺耳的呼唤:婷婷,你在这里啊——我的伯父,他去南昌开会!天哪!人生到底是如梦还是如戏?!

我缓缓地摘下耳机,愣愣地望着他,只见他朝我哼哼了几声,便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家里,把我的坐标告诉了我的父母,并承诺会锁定我的坐标,然后把我带回家。就这样,我跟着伯父在南昌呆了三天便回家了。

回家后爸爸妈妈、学校里的领导同事都若无其事地和我一起重复生活和工作,没有人提及,只有三五好友会感叹一下我的这段经历,没有办法解释其中的偶然,只能归结于命运!难道冥冥中我便应该是一个老师么?我开始相信命运并尝试着打开教师世界的大门,去看看另一个世界!

我的远行计划落空后,似乎更能潜心地去思考我的教学,天马行空的思维让我的课堂变得丰富多彩。渐渐地我参加了各级各类的教学竞赛,并屡屡获奖,这让我有一种暗自欢喜的感觉,2010年我被评为江西省第一批骨干教师,这更是让我觉得幸运非常。当然这幸运的背后却是有着无数次地感动和激励。

很感动在成长的路上遇见了许多帮助过我的人,从专业上引领我成长,从思想上指引我前行,

梦想是一枚种子,它应该种在心里,让它自己长大,开花,开出的那朵花的模样有时我们自己都没有办法想象。我的心里也有一枚梦想的种子,它一直在我的心里,和我一起成长,所以即使接受命运安排的我也并不太懊恼,谈及只觉得有趣神奇,因为我的心中始终有一枚梦想的种子,我坚信它会开出属于我的花朵。(民进赣州市南康区支部  郭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