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你心中点亮一盏灯

——心理援助工作志愿者手记

日期:2020-02-11 18:08 浏览次数: 字号:[]

今晚夜色真好,月亮似银盘,忍不住下楼转转,就转到小区门口,此时已经8点半了,可君悦府小区的南门依然有7、8位保安守着,见我过来,有位年纪大的保安大叔问我是不是要出去,要给我量体温,我说不出去,就想跟你们聊聊天。我介绍自己是县防控人文关怀小组心理援助志愿者,这位保安大叔笑着说,我们是需要关怀。这时,一位身着迷彩服的年轻女子走来给他们强调检查出入证的注意事项,一听声音便知是位很“辣”的女子,保安大叔叫她“书记”。旁边的一位保安说,你要去关怀一下她,她也挺不容易的。我放眼看去,君悦府小区门口临时搭建的一个红色棚子,里面透出昏黄的灯光,那是她日夜工作的地方。

她是澄碧湖社区的工作人员,舒姓,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个5岁,一个2岁。我走近她时,她职业地问:“是办出入证的吗?”我说:“不是,想过来跟你聊会儿天。”她笑了。

我看着她几乎不停地在给办出入证的业主解释,一户两天只允许派一个人出来等等。此时已是8点50分。我问她什么时候下班,她说不知道,估计得12点。

我问:“就你一个女子在这里,还那么晚下班,你家里人应该会很担心吧?”一瞬间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这时保安问我怎么把“书记”弄哭了,她这么多天像铁打的一样,再累都没哭过的。

快9点了,“书记”下意识的用袖子拭去两行泪,可又忽然觉得不卫生,忙着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去眼泪。自嘲的说,这么多天她没戴帽子的日子不多,没时间洗头,我很幸运今天看到了她的头发,因为昨天终于洗了个头。她问我是什么人,我说自己是县防控人文关怀小组心理援助志愿者。

“书记”语言表达能力很强,从她的自述中我得知,自大年三十除夕到今天,半个多月的时间她没有回过一次家,白天很忙,直到晚上11点后才闲下来,这时想和两个孩子视频,却发现太晚了,宝贝们都睡了,这么久没见孩子,很是心酸,晚上经常失眠。过完年,返城人增多,防疫任务加重,这两天要给小区业主办出入证,限制外出,有些业主不理解,骂骂咧咧,用她的话说就是几乎整个白天都在挨骂,很委屈。受委屈的不只是她,还有其她四个同事,由于担心自己会携带病毒,她们都不敢回家,就在社区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经常有同事因为压力太大,回到住处情绪崩溃,痛哭流涕的。

她说:“社区工作人员真的很需要心理减压,如果有条件,是不是可以为她们做心理咨询?”。我告诉她我很高兴可以为她们提供心理帮助,我留下联系方式,看得出她很欣慰,她说她会让另外几个同事也来找我聊的。

我说:“我看得出你现在心理压力也挺大的,如果现在有一种方法可以让觉得舒服,你希望是什么?”

“骂人,骂个痛快。”她笑着回答。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太理解这种感受了。

一直以来,我很少和社区打交道,只知道社区工作人员都是处理些婆婆妈妈小事,跟高尚和艰难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然而,自从前天随莲塘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去探访了王家社区、正荣大湖之都社区,看到的却是一群勇敢的活跃在控疫一线的“抛夫弃子”的巾帼英雄,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一群弱女子在关键时刻舍小家为国家的大爱情怀,今夜更让我看到了基层社区工作人员是怎样“媳妇熬成婆”的!我要用双手为她们的奉献精神点赞,用我的专业,为她们心中都点起一盏灯!

我建议:我们的党委、政府进一步给予防疫一线的人员更多的关爱!

我呼吁:我们每个人都支持战斗在村庄、社区的基层防疫一线人员,哪怕是用一句理解的话语,一个有温度的问候,一次积极配合的行动,那我们人人都是一名心理辅导师!

(作者系民进南昌县支部会员、心理咨询师)

作者:蔡文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