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日期:2020-02-05 21:30 浏览次数: 字号:[]

春节前夕,突如其来的严重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我的心情莫名的沉重、紧张和不安。尤其是1月22日晚上回到乡下老家(请了一天假),一直到24日晚上,我的眼皮一直都在跳动。

相比南昌,老家在九江地区,与湖北武汉只有一江隔。在传统的春节来临之际,在湖北工作或务工的人员都会在这两天大量的返乡,春节面临着大规模的人员走动聚集。我曾在农村长大,年节也经常回家看望父亲,深知农村群众文化认知水平不高,自我防护意识差,再加上农村卫生条件差,一旦疫情在农村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而我回乡下的时候,基层还未大规模宣传发动防疫,农村群众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意识。现在想起来,也许是这个缘故,让我紧张和不安吧。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同时也是一名民进会员,不管身在何处,都要守初心、担使命,自觉地就把抗击疫情当作最大的任务,把守护群众生命安全当作最大的责任。在这样的疫情面前,时间也是生命。当时我虽然没有接收到现在这样多的防疫专业知识,但我有一个常识,那就是人与人之间少聚集、少接触就会减少传染病的爆发。如果年前能做好工作,使得村里人和亲属春节期间不走动不拜年,必将极大减少疫情爆发的概率,村里人的安全也能得到较大程度的保障。

22日晚上,我就开始做我父母的思想工作,过年要取消走亲访友,原定正月初五在我家举行的大家庭聚会(预订十桌酒席)也要取消。当时父母根本想象不到疫情到底有多严重的危害性,说这样很难做到。

23日,是我们那里农村传统过大年的日子,我看到村里人还是没有关注到防疫的重要性,中老年人都认为疫情爆发在湖北,只要不与那里来的人接触就没关系。很多人是我的长辈,我没办法一下全部劝阻他们的行动,但我提醒他们不要带小孩子随便去人多的地方倒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当天晚上,我继续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在我耐心劝说下他们同意几个长辈再商定。当天晚上我又给我曾在县级政府组成部门当过主要领导的叔叔打电话,建议取消春节走动和聚餐,他也意识到大规模聚集的危险性,同意我的意见,但说要到大年初一商量后最后决定。随后,我又给我两个平辈的表哥,堂哥打电话,并在平辈亲属微信群里通知大家做好过年不走动不聚餐的准备,并让他们各自做好各自长辈和亲属的工作。这些平辈兄弟姐妹还是信息接受快些,他们也都听我的,我说了之后,他们都同意。

做了这些之后,心里稍踏实一些。接着我又给同姓我这家旁支的在县城做生意的叔叔(也只比我大3岁)打电话,说明疫情的严重性,亲属之间、村里之间大年初一不要走动,不要相互拜年。他当时很不理解,说我可以不到你家去拜年,但我要去别人家,这都有点是气话了。但我只能再解释,说不是去谁家拜年的事,而是所有人安全的事,并说我已通知我的亲属做好了准备。他最后说那就三十晚上再商量。

第二天上午,他主动打电话过来,说看到了很多信息,好象疫情是很严重,但他还是下不了决心取消亲属走动。

当天,我还向老家所在县级市里的一位县级领导了解了市里防疫部署情况。

24日晚上,也就是大年三十夜,我们村里有成年男丁去祖堂(祭祀神灵和祖先的地方)守岁的习惯,也是一年中难得的议事的时间。我想这正是我做工作的好时机。

年夜饭后,我处理了手头的事就带好口罩去了祖堂,村里主要的中青年都到了,我的父亲也先到了,他们正在讨论我提出的意见。他们中有不少跟我小学同过学,见我到了也很高兴。我就把当天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还有省委省政府工作要求向他们传达了,并再次强调疫情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可能他们自己也从各种媒介上看到了全国动员抗击疫情的信息,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正月初一早上不相互走动拜年,各自亲属也一样。至此,我一直跳动的眼皮的才安定了。

可事情总有意料不到的,初一那一天,听说旁边一个自然村有3人从武汉回来,正在家隔离。可到第二天,又听村里人说他们会出去量体温,我立即意识到,如果所说是真的,事情就蛮严重,我赶紧给乡里党委书记打电话,了解全乡有多少人从湖北武汉回来,希望一定要做好他们的居家隔离工作,不能让他们外出量体温,也希望乡党委政府能尽一切力量为村医配备防护用品,保证村医安全,避免交叉感染。同时也和村里有关的村干部通了电话,一定要注意做好居家隔离工作。乡党委书记立即答应说马上加强对各行政村居家隔离情况的督导。后来就再也未听说出来量体温的事了。

作者:余桂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