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会费

——追忆管水莲老师

日期:2021-04-28 11:36 来源:民进省委会机关总支二支部 字号:[]

2021年3月30日下午5点左右,我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民进江西省委会机关负责联系我们二支部的联络员张志东的电话,他说:“黎部长,你上午在退休支部群里发的视频是什么时候拍的。”“怎么啦?那是我们上午去管老师家看望管老师的时候拍的。而且是马上上传到群里的”我回答。他接着说:“管老师已经走了!”“啊!”我一听,头都懵了。“怎么会这样呢?,我们上午十点左右离开她家的时候,她的中气很足,而且送我们到了门口呀。”由于我在开车,为了安全,我们没有继续说了。管水莲是民进省委会机关办公室原副主任、调研员,是民进省委会机关的第一个专职干部,来机关前是育新学校的老师,她性格随和、平易近人、开朗大方,无论她在哪个岗位、职级,我们同事一直都亲切地称呼她为管老师。

我回到家后,赶紧打开“机关退休支部”群,就看见办公室景主任发出的“各位老同志:刚收到管水莲儿子电话,管老师今天上午突发脑溢血在家中去世!”。为什么会这样?我一点都不相信,上午十点多,我们还和管老师谈笑风生,几个小时后,管老师就驾鹤西去,阴阳两隔。通过仔细询问,才知:“管老师因为看到老同事非常高兴,老同事走后,她就到楼下散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就……。”

当晚,群里的老同事都在追忆管老师的往事,疼惜她的突然离去。

谢怀宁:“真让人难以相信!我们刚刚上午去她家里看望,一起回忆退休后她邀请我一道游台湾的趣事……,天呀天!怎么回事啊”。吴涛:“我们走的时候,管老师送出房门,我推她进去,她仍迟迟不肯转身,要我们注意安全,不想,竟成永诀!二三个小时之后,她就仙逝!当时,她一切正常,竟匆匆告别世界!祈愿她安息!”。尹桂清:“人这么好”我给今天上午拍的照片都配成了文字。真不敢相信……

在大家的追忆中,我特别被管老师爱会如家的精神所感动。据很早就在省委会机关工作的同志介绍:管老师是民进江西省委会机关的元老,她是从学校抽调到机关的,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调入民进江西省委会机关后,一直到退休。

对于管老师,我早在民进南昌市委会机关时就认识她,她那时在民进省委会机关办公室任副主任。省委会机关与市委会机关的办公地点虽然相隔距离不远,但是,联系工作多是电话沟通,管老师经常打电话到市委会指导我们的工作,并且经常提醒我们在工作中的注意事项。

我之所以与管老师更加熟悉,主要原因是,我刚调到民进南昌市委会机关不久,就遇到民进华东六省组织联席会在江西召开,我被借调到民进省委会办公室帮忙。就这样认识了管老师。我在她手下工作了几天,使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管老师的人格魅力:她工作态度非常认真,待人接物平易近人,很少看见她发脾气;她说起话来慢慢地,就像老师在给学生讲授知识一样。

我们接触得多了,所以她每次来电话,我不是称他的职务,而是叫她的昵称“金花”(当时省委会机关干部中有五位女同志,所以他们开玩笑说,机关里的五朵金花,而管老师是其中之一),久而久之,我只要在电话里说,金花好,她就知道是我了。

她虽然因年纪大了而退休,但是她的组织观念非常强,机关每次组织活动,她都会积极参加。有一次,我看见她的脸色不是很好,则说,身体不好就别参加活动。她的回答是,我是会员,只要能够来,我都会来。随后,她撩起外衣,给我们看她的护腰。说,我系了护腰,问题不大。

近两年,她因身体原因没有来参加活动。

2020年,我被选为民进省委会机关总支二支部主委。管老师属于支部会员,我给她打电话通报支部换届的情况,她非常开心,并说,待身体好点一定参加活动。

今年3月中旬,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她又生病住院了,她说她突然很想见见机关的老同事。我当即说会尽快约几个老同事去医院看她。随后,我将管老师的情况向省委会相关领导报告,并准备去医院看望管老师。当我给管老师电话落实住院地点时,她说医院因新冠疫情原因,不让进去探望,还是改日去她家。

2021年3月26日下午,我接到管老师的电话,她说,我已经出院了,你们现在能不能过来?我说,今天下午可能过去,我还要约其他的同事。她马上说,那就明天!我说,这两天有活动,下周过去,怎么样?她说,你们尽快来,因为我是民进会员,我要交会费。我被她的话感动了。我说,我们下周一定过去。

根据管老师的要求,我与支部成员沟通,年逾八十高龄的老同志吴涛、支部的原主委谢怀宁立即说,他们愿意同去看望管老师。退休同志尹桂清、万琳也提出一同前往。

2021年3月30日上午九点多钟,除尹桂清、万琳家里临时有事不能前往,我与吴涛、谢怀宁如约来到了管老师的家。

我们一进管老师家,她马上就拿出100元钱交给我,说交会费。我们说,根据民进的文件规定,退休人员只需交60元。她说,我想交100元,随后,她又掏出100元,“我因为身体不好,经常没有参加活动。但是,我是民进会员,我这次一定要交200元。这样我才心安!”

我们听了管老师发自肺腑的话后,则请谢怀宁收下,并拍照留念。

我们与管老师及她的先生愉快地聊了一个多小时,大家回忆了过去共事时的美好时光并参观了管老师夫妇的退休生活空间,真是开心万分。相聚只是短暂的,友谊是长存的。我们在管老师夫妇的扶门相送下,依依不舍地告别,并约定过段时间再去拜访。

可是,可是,到了下午却听到管老师驾鹤西去的噩耗。

令我们大家尊敬的管老师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是,她给我打电话要求交会费的声音却久久在我的脑海里萦绕:她是真正地民进会员,用“春蚕到死丝方尽”这句话来形容管水莲老师恰如其分!


(作者系民进江西省委会宣传调研部原副部长)

作者:黎传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稿件